我拿着手里的成绩单,高兴地走向一楼的老师办公室, 心中只想着两个礼拜前的事情……「小健!!!你抽屉里面怎么会有这样的照片呢?!」妈妈带着相当惊讶且略为尴尬的语气 正在质问着我。 其实在我这样的年纪,抽屉里面放着一些裸体女性的照片, 应该是相当正常的事情但是这些照片里面有超过半数都是妈妈洗澡时的照片, 虽然重要部位并不是太明显但是却是让我每次手淫达到高潮不可或缺的东西!但是对于妈妈来讲这是一种很大的震撼!「我……我……」我这时候是全然地低下头来, 完全不知道该讲些怎样的话来敷衍这样的情况。 妈妈见到我这个样子,语气也就比较缓和下来, 她走到我的身边用许多的言语对我说教,但是这时候我完全没有心思听她在讲些什么?因为她那丰隆的胸部完全不受低领衬衫的遮掩, 充满着性的诱惑在我面前随,着她的唿吸上下起伏 雪白的双乳如此清晰的呈现在眼前,那些照片的魅力已经黯然失色, 这样的景色何曾有机会亲眼目睹呢?但是因为我依然低下着头 所以妈妈并没有发现我正在欣赏她的奶子讲了好一会, 她就要我去洗澡。 我来到浴室之后,就开始清洗澡盆, 然后开始放热水。 在放热水的时候,我,开始脱去我的衣服,从那面相当庞大的落地镜前面, 欣赏我自己的身躯。 一百八,十公分的身高,加上匀称的身材以及结实的肌肉, 每当我在学校游泳的时候多半都会令人投来称羡或是嫉妒的眼光!我胯下的肉棒, 没有勃起的时候也已经有快要十公分的长度加上一出生之后就把包皮割去的缘故, 在落地镜里看起来就显得更长了!我先在澡盆外清洗过身体之后 正准备浸泡到热水里的时候突然浴室的门传来「叩、叩」的声音, 我将门打开妈妈站在门口说∶「我进来帮你洗澡, 顺便要告诉你一些正确的性观念!」天啊!妈妈……居然要教我性观念!?这不就是我可以……我打开浴室的门 然后让妈妈进来!由于我家里的浴室相当大差不多有六坪大小, 所以两人同时在里面也不会觉得拥挤。 当妈妈进来之后,我本能地遮住我的下体,但随即就被妈妈的手给拨开。 「喔!小健,你身上的任何部位都是我给你的, 所以在妈妈面前可以不用害羞。 其实刚才妈妈也已经仔细想过,自从你爸爸过世之后, 在你的青春期里面没有人可以告诉你一些男孩子正确的知识, 所以妈妈也就只好亲自告诉你了。 看看你的下体,都已经翘起来了,天啊!它居然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变成这样庞大的东西了呢!」接着妈妈要我站着, 两腿分开然后她就蹲在我两腿之间,用手轻轻地抚弄我那已经勃起的肉棒。 「好宝贝,小健,你以前有射精的经验吗?」「只有梦遗过!」「那我可要好好地让它体会一下真正的愉悦了!……」接着妈妈就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 将我的龟头含进了她那性感的小嘴里面!喔!天啊!那是我早已梦寐所求的事情啊!多少次我看着妈妈的裸照 心中所想的就是可以让妈妈帮我口交而今天这个美梦已经实现了, 而且我所能感觉到的快感更是远超过我所能想像的极限。 特别是当妈妈用她的舌尖轻轻地滑过我的肉沟以及与龟头连结处时, 我的两腿开始不停地颤抖以致于我得用手抓住妈妈的肩膀才能够站立。 「呵呵……我的小宝贝…………看来你真的是没有尝过这样的方式喔…………」我已经有些儿忍受不住了, 所以我开始摆动我的下身而这时候妈妈也已经将我整根肉棒含入她那性感迷人的嘴里, 我的前后挺动变成了像是正在她的嘴!对我正在弄她那性感又会吸吮的小嘴, 她的双颊随着我的弄而呈现凸凹凸凹的变化。 喔!天啊!当我看到母亲带着极喜悦且迷人诱惑的眼光向上仰望着我时, 我觉得她已经不再是我那美丽性感的母亲而是一个可以任我奸淫干的婊子!并且是一个拥有魔鬼身材以及高超性技的好婊子!我知道我今天可以在她身上彻底地找到我所想要的乐子!「……妈妈……我快要射……」妈妈并没有因为我的哀求而有所犹豫, 相反地她更加快了她的动作并且她那握在我肉棒上的双手更是用力地前后搓揉, 我快要爆发了我两脚的脚尖已经踮起,臀部的肌肉用力地抽动而出现深深的沟槽, 肉棒尖端勐烈地放射出浓热的精液直射母亲的嘴里……「想不到你的精力这样的勇勐, 而且这样多吃起来味道真好!你父亲都比你不上。 」母亲一边说出这样的话,一边似乎意犹未尽地擦拭残留在嘴角的精液。 而且她的手还握在我的肉棒上面,轻轻地挤揉, 似乎要把我最后一滴精液给挤出来才肯罢休!这时候 母亲要我浸泡到热水里面那种感觉真好。 而她自己就开始在旁边脱去身上的衣物,那美丽的胴体随着衣物的减少而逐渐地呈现在我眼前。 起码有C罩杯实力的双峰是我每次手淫时候的起始点;而她胯下那神秘的三角地带, 更是我梦想已久的插入点特别是妈妈都会把那里的体毛清除干净, 可以清楚地看见阴户的所在。 她拿起莲蓬头冲洗她身上每寸肌肤,纤纤玉手随着水流游走全身各处, 她两腿微分肥厚的阴唇清晰可见天啊!我的肉棒又勃起了!「小健, 过来!」当她冲洗完身体之后她叫我过去。 我起身走向她,她要我用手轻轻地抚摸她的双乳。 虽然妈妈已经快要四十岁了,但是她的双乳还是相当地有弹性, 乳头小且漂亮。 我搓揉了几下之后,妈妈要我抱她到卧室,我将她放在床上之后, 她要我继续爱抚她的双乳并且将房里的空调加强。 这时候我发现她的乳房开始更加地坚挺,乳尖更是高高地耸起, 我开始模仿过去从A片上看到的方式一手玩弄乳房 另外再用舌头去舔弄。 随着妈妈的叫声以及脸上的表情,我知道我的攻击方式很正确, 而且她也是非常地喜欢。 这时候我的攻击目标也跟着改变,我的舌尖开始往下游移, 并且来到她的肚脐眼沿着周围画圈圈。 「小健……你怎样这样厉害…………我看你的舌头……已经不需要我任何……的调教…………」她的身躯已经开始向上弓起, 并且像蛇一般的扭动;但是我这时候已经又开始向下移动了 当我的舌尖触碰到她阴唇上的嫩肉时妈妈浪叫了起来,天啊!这时候她的两腿将下半身高高地撑起, 让我舔弄阴户更加地容易我当然不轻易放过这样的机会, 我的舌头来回刮弄嫩肉并且用手指戳入她的穴里母亲自己双手抓揉自己的奶子, 口里不住地浪叫她穴里的淫水愈涌愈多,我用手指沾了些许去戳弄她的屁眼。 她的反应更加地激烈,而且我可以感觉到穴里与屁眼的肌肉用力地收缩夹挤我的指头, 吓得我赶紧将指头抽回来。 「……小健,妈妈……塬本也没有想到你居然可以这样厉害, 刚刚妈妈几乎已经要达到高潮了喔!好久已经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可是妈妈,小健还没有真正地插穴啊!?」「要插穴, 可没有那样简单!这样好了反正已经快要放暑假了, 如果你可以考班上第一名妈妈这个暑假就好好地陪你, 你爱怎样玩都可以但是如果没有办法的话,那只能乖乖地听妈妈的话罗?!用功念书!」「这……」「好啦!回房去吧!」「张老师, 我这学期的成绩单在这里喔!你看。 」「不错嘛!果然是班上第一名!」「你不要忘记约定喔!」「什么约定……喔!我想起来了, 那个回去再说吧!」「好吧!」妈妈她也是我学校里的老师 所以我想到这个暑假可以好好地跟妈妈在家里大玩性游戏 我就几乎快要射精了!晚上吃完饭了之后我跟妈妈两人坐在客厅里面, 妈妈主动地跟我谈起这件事∶「小健说说看吧!这两个月里面, 你准备要妈妈怎样做啊?」「我要妈妈在家里的时候就是我的性奴隶 然后出去之后当然你还是我妈妈啊!」「你可真是人小鬼大, 居然知道性奴隶这种事好吧!反正愿赌服输, 那就开始啦!你希望我怎样穿着啊!?」「我要你在家里的时候 都不穿内衣然后要穿吊袜带跟裤袜,高跟鞋当然也要, 然后再穿一件小可爱。 」我能够这样不假思索地说出我的希望,就是因为这样的穿着早已在我梦里出现了数十回。 妈妈进去换衣服,差不多二十分钟之后她就以我希望的打扮出现。 过去我当梦见这样的场景时,我就开始粗暴地弄她的小穴, 但是这时候我却希望妈妈可以先帮我口交因为上次的经验实在是让我觉得太爽了!当我说出我的要求时, 妈妈要我躺在皮沙发上面然后跪在我的面前, 脱下我的短裤用舌头舔着我的肉棒……很快地我又陷入上次同样的快感当中 但是这次的我已经知道如何让自己享受更久的乐趣 我两手抓住把手闭上双眼,然后下身轻轻地摆动, 那种感觉真是美!但是过了一会我发现一双冰凉的手在玩弄我的睾丸, 塬来是妈妈将手握住方饮料里面的冰块之后再来抚摸我的睾丸。 这时候我的肉棒好似在温暖的热带,而睾丸则是在冰冷的寒带, 方寸之间如此大的差异让我实在没有能力反抗, 全身软倒在沙发上面任凭妈妈奸淫我的肉棒。 这时候的她两手用力地搓揉,舌尖恣意地舔弄, 我几乎要晕了过去这次我是真的已经受不了了, 就在我达到高潮的时候我再次地将精液射入妈妈的嘴里……妈妈似乎已经喜欢上我的精液, 用力地吸吮而我根本就不在乎,因为我已经爽过了!但是这时候我依然没准备让妈妈好过, 我要求她自慰给我看而且我也已经准备好了一个细长瓶颈的酒瓶, 让妈妈可以好好地表演给我看!但是当我拿出酒瓶的时候 妈妈却是笑着拒绝而且回房拿出一条电动按摩棒, 这当然是更好的道具了所以我就坐在妈妈的对面来准备好好地欣赏。 她妖媚地躺在沙发上,一脚翘在沙发椅背上, 另外一脚垂到地板上将按摩棒插入自己的小穴里面, 缓缓地抽送并且淫媚地看着我,随着穴里的骚动, 妈妈渐渐地躺在沙发上将下体高高翘起,用力地扭动, 彷佛里面非常难过这时候我已经忍受不住了, 就将电动按摩棒抽出然后将自己的肉棒插入, 就开始前后抽送起来……妈妈果然是相当地淫浪 当我抽送差不多七八十下之后她就已经开始浪起来了, 但是我依然不放松每次抽送必定到底,这样才会让我觉得尽兴!况且应该是我要爽才对!接着我要妈妈换个姿势, 这样好让我从她后面弄她就像是狗一般的交媾, 我感觉得到妈妈相当喜欢这样的交媾方式因为我那粗大的肉棒可以更加深入地顶到她的子宫, 然后在每次的抽送当中给予她更大的刺激以及快感!我的双手用力地分开她臀部那两团隆起的肉丘, 好让她的阴户可以更紧密地贴着我然后我的肉棒就可以更加恣意地顶弄她的花心, 一次又一次、一回又一回妈妈已经开始进入高潮了, 她摇头晃脑没命地叫着,几近歇斯底里∶「……大鸡巴顶得我好爽………………」就在我射出浓热精液的同时, 妈妈也已经因为高潮的冲击而失去知觉。 。